欢迎来到辽宁长安网
主办:中共辽宁省委政法委员会    承办:辽宁法制报

公安排爆手:生死线上的逆行

来源:辽宁法制报 | 作者:驻本溪记者 李滢乐 | 发布时间: 2020-11-26 10:41

  排爆工作,不可逆转。一次失败,一切归零。

  他们每次出任务,生死都在毫厘之间;他们胆量过人,却又心细如发。他们甚至不敢告诉家人自己的真实工作。

  他们,就是本溪市公安局巡特警支队的排爆手们。

81

排爆机器手

  不惧生死考验 用手抠出废旧炮弹

  “老旧小区改造的时候挖出来了几箱手雷,请立即赶过去!”几天前,本溪市公安局巡特警支队黑豹突击队副大队长陈祥东、案件大队副大队长何洋两名排爆专家突然接到命令,两人连夜赶往桓仁满族自治县。

  他们看到,钩机的铲子上有10多枚手雷,保存很完整,表面没有泥土,却有着油渍,下面还垫着发黑的木板……这些手雷都是侵华日军装备的97式手雷,俗称“甜瓜弹”。

  陈祥东说:“这种手雷杀伤力极大,现场50米内就是上百户人家,我们也有点紧张。”但由于当时天色已晚,现场不具备排爆的条件,两人只能等到第二天才能“开工”。第二天天刚亮,陈祥东和何洋就赶到了现场,两人先是把钩机铲子上的10多枚手雷放到防爆箱里,马上继续“寻宝”。“怎么办?这土太硬,铁锹都挖不动。但要是劲太大,不小心碰到手雷怎么办?”

  “得了,别用铁锹了,咱俩直接用手抠吧。”挖掘手雷遇到了难题,两人商量后,决定只用手和简单的工具一点点抠、扒。扒到一半,两人又发现部分手雷已经和腐烂的木箱粘连在一起了,他俩就只能从木箱底四周转圈抠向中间,最终将粘连着20多枚手雷的木箱整个端出土坑,放进了防爆箱。

  陈祥东这才觉得,“自己会喘气了。”

  “与常人想象的不同,废旧炮弹其实更具危险性。”陈祥东说,废旧炮弹长期埋于地下,随着时间推移,炮弹部件结构发生变化,稍有不慎,就可能一触即发。

  这次一共挖出了56枚手雷。而巡特警支队从2007年4月受命正式承担全市爆炸物品、危险物品的排除和引爆处置任务开始,13年的时间,共成功排除战争时期遗留、散落的炮弹、手榴弹、地雷等爆炸物千余枚。

82

排爆现场

  刀尖上“跳舞” 对付“要命的铁家伙”

  “我以前是做爆炸的,现在是拆炸弹的。”2007年,本溪市公安局巡特警支队黑豹突击队副大队长栾宏纲从部队转业来到巡特警支队,从一名特种兵的爆破手转身成为了排爆手。

  从1992年入伍,栾宏纲就和炸弹打交道,这28年,他接触得最多的就是这些“要命的铁家伙”。

  2009年5月15日,本溪市溪湖区一个准备拆迁的废品收购站内发现了大量炮弹及其他爆炸物品,各种爆炸物几乎铺满半个废品收购站。

  排爆服太笨重,所以排爆手们在排爆时大部分都是轻装上阵,栾宏纲和同事蹲在爆炸物堆前,用手小心翼翼地把爆炸物分离、一枚枚取出,再确认种类。

  航弹、穿甲弹、迫击炮弹、航空机关炮弹头……栾宏纲清楚地记得那一共是105枚爆炸物,

  花了将近6个小时,他们才安全把爆炸物运送到爆破地点,然后分5次才把所有爆炸物全部引爆。105枚爆炸物虽然多,但好歹栾宏纲能和它们“面对面”,而当炮弹完全“躲”在河里,栾宏纲就只能靠“摸”来排爆。常年在刀尖上行走,栾宏纲胆子再大,也有后怕的时候。

  2008年3月,本溪市平山区桥头镇发现1枚炮弹,长约1米,重有15公斤,外形有些像“鲨鱼”,栾宏纲和同事认定,这是一枚日伪时期遗留的航弹。

  确认炮弹后,栾宏纲心里沉了一下,因为这种内装日本产炸药的炮弹放得时间长了,炸药氧化,就会在弹体内形成一种盐,盐体在弹体内是很薄的一层,一旦断裂就会发生爆炸。

  深知此次行动危险性的排爆手们小心翼翼处置着这枚航弹,但就在搬运的过程中,航弹突然发出了“刺刺”的声音。

  不好!这枚航弹随时都有可能爆炸,而周围的群众根本没时间疏散,栾宏纲和同事二话不说,迅速把航弹放置在车上,飞似地开着车往引爆地点赶。

  几分钟的时间里,栾宏纲好像失聪了一样,他听不见航弹的“刺刺”声,也听不见自己紧张的心跳声和急促的喘息声,因为他把自己的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了开车这件事上——千万不能有任何颠簸和任何闪失!到达爆破地点,栾宏纲和同事迅速成功引爆航弹,之后两人才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早都被冷汗湿透了。

  “那枚航弹在现场炸出了一个直径两米多宽、一尺多深大锅状的土坑,附近方圆100米内的树木全被炸断了。你说,能不后怕吗?”如此惊心动魄的故事,栾宏纲如今说起来云淡风轻。

  沉着冷静背后 多年淬炼铸就专业排爆手

  排爆工作,不可逆转。一次失败,一切归零。

  但和栾宏纲一样,巡特警支队的每一名排爆手面对炮弹都是沉着冷静的,这份底气都是他们用日复一日知识的积累和训练换来的。

  两年前,黑豹突击队主排爆手曲子赫通过部队特招,以全省第一的成绩加入排爆队伍。那一年,他只有19岁。

  19岁的就成为一名专业的排爆手,曲子赫凭借的不是天赋,而是无穷无尽的训练。

83

曲子赫

  跑400米再用镊子夹线穿过缝衣针、在90秒内用圆头筷子左右手各加50颗黄豆、手持水平仪10分钟不摇晃……这些平常人想都不敢想的训练,对排爆手来说却都是易如反掌。

  想要在排爆工作中全身而退,除了技术过硬,还需要对爆炸物“知己知彼”。

  在曲子赫办公室和宿舍的桌子上,都堆放着大小不一的盒子以及闹钟、电线、电路板等物品,这些看似毫无用处的东西,却都是排爆手们的宝贝。  

  “现在除了历史遗留的炮弹,各类爆炸装置大多是自制的,装置、结构都无规律可循,所以我们一有空就‘把玩’这些东西,目的就是为了对可能出现的各类爆炸装置多一些认识,确保战时不出错。”曲子赫介绍说。

  而让排爆手们感到心安的,还有领导的重视和科技的进步。

  “同事们的安全是第一位的!你们都需要什么设备都告诉我,我去安排!”栾宏纲直到现在还记得巡特警支队支队长崔作生刚上任时,对他们说的话。

  随后非常短的时间内,崔作生就为他们购置了排爆机器手、辐射探测器、防爆罐等许许多多排爆器械。

  “排爆服重达40公斤,密不透风,普通人穿一会就会汗流浃背、腰酸背痛。但即使穿着排爆服,面对爆炸也肯定会伤残。所以这些排爆器械,真的让我们的心里踏实很多。”栾宏纲感慨地说。

  虽然防护级别提高了许多,但排爆手的工作依然是充满危险和未知的。

  栾宏纲说:“这些年我有许多战友和朋友在排爆工作中受伤,甚至牺牲。每次排爆工作,我们都真的是在经历生死考验。所以一直到我母亲去世,我都没敢告诉她,我是一名排爆手。”

  “我工作没有危险。”其实这样善意的谎言,又何止只有栾宏纲一个人说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