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辽宁长安网
主办:中共辽宁省委政法委员会、辽宁省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    承办:辽宁法制报

辽宁法库“律师调查令”多方受益让律师有了“尚方宝剑”

来源:辽宁长安网 | 作者:人民日报 | 发布时间: 2018-04-03 14:16

  编者按:

  2017年11月24日,法库县人民法院召开律师调查令工作协调会议,会上发布《关于民事诉讼律师调查令的实施办法》,对于全省率先推出律师调查令的做法,本报第一时间进行报道,报道刊发后在社会上引起了巨大反响,《人民日报》也关注到我省基层法院的这一创举。

  3月28日,法库县又召开了实行律师调查令制度工作调度会,全县20个司法、行政部门再次坐下来就配合实施情况进行汇报,就实施过程中遇到的问题进行探讨。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政法委书记王大为表态要求各部门制定出配合实施的制度流程,明确专人对接,坚持做到“不为不办找理由,只为办好想办法”……这一创举得以再次落细落小落实。

  现将《人民日报》刊文转载如下:

  “大概用了不到半个小时,就把被执行人的车辆信息拿到了。”讲起前不久拿着辽宁省法库县法院律师调查令调查取证的情景,沈阳律师王祁依然印象深刻,“没想到如此顺利,对律师和当事人来说太方便了。”

  王祁为了查询一起执行案件中被执行人所属财产状况,持律师调查令到法库车辆管理所查询到被执行人名下有两台小型汽车;在跨域查询时,辽宁省康平县不动产中心也给予积极配合。

  去年11月开始,法库县为了破解以往律师取证过程中必须由法官陪同的“律师取证难”,由县政法委牵头出台了律师调查令制度。实施仅4个月,受到法院、律师和当事人多方好评。

  我国律师法规定,律师根据案情需要,可以申请司法机关收集调取证据,也可以向有关机关调查取证。对于律师取证难,辽宁省人大法制委副主任丁敏杰深有体会。“在司法实践中,律师的调查取证权常常难以得到保障。很多部门经常以没有上级规定为由拒绝律师调查取证,导致债权人很难收集到有效的财产线索,执行工作因此陷入停滞。”

  对此,现在普遍采取的是法院派出法官来陪同律师调查。可这对于案多人少的法院来说,又是很大的负担。“要是光陪同律师调查,就不用办案了。”一位基层法官感叹。

  2017年11月24日,法库县在全省率先召开由县政府相关部门、县直单位、其他企事业单位等23家单位参加的律师调查令工作协调会,推动律师调查令实施,并以党委、政府会议纪要形式明确各方义务。法库县法院明确,代理律师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证据时,可以在起诉、审理、执行阶段向受理案件的法库县人民法院申请律师调查令;律师持该县法院签发的律师调查令查询调取资料时,各相关部门应给予支持和配合,不得以任何理由妨碍调查取证;建立定期反馈和问责机制,对不作为、不配合的有关单位、部门实行问责,涉及妨碍取证的可以视情节给予司法制裁。

  自此,凡当事人及其诉讼代理律师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证据时,可向法库县法院申请“调查令”,持令律师调查的证据包括工商、房产、车辆、户籍等档案登记材料、权利凭证、出入境记录等书证、电子数据以及视听资料、鉴定意见和勘验笔录。

  “建立律师调查令制度,既能方便当事人调取证据,又能减轻法官办案负担,是一项便民惠民的举措,同时也是破解案多人少压力、提高审判效率的一计实招。”法库县法院党组书记、代院长陈林说,“我们这个律师调查令,因为是县委推动涵盖多个部门,所以可操作性比较强。”

  王爱军是第一个申请法库法院律师调查令的律师。“起初就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没想到的是各相关部门都很积极配合,希望这么好的举措能够得到全面推广。”

  “按照相关法律规定,律师有调查取证的权利,但由于社会配合度不高,收集证据的手段有限,‘取证难’常常困扰律师,特别是涉及民政、房屋、土地、金融等部门持有的证据,而这部分证据往往对案件的审理、执行意义特别重大。因此,立足现实,用律师调查令弥补这种不足和障碍,很有必要。”辽宁省律师协会副会长李宗胜认为,通过执行律师调查令制度,可以在实践中摸索如何完善证据制度,从而使社会各部门逐步减少对律师取证的抵触,为全社会配合参与诉讼奠定良好的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