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辽宁长安网
主办:中共辽宁省委政法委员会    承办:辽宁法制报

诡案实录 看不见的尸体

来源:辽宁法制报 | 作者:驻葫芦岛记者 郑子超 | 发布时间: 2019-11-07 14:17

  六旬女子数日杳无音讯,是外出远行、失踪,还是已经遇害?

  屋内空调还在嗡鸣,桌上的饭菜已经变质,但主人却不知所踪,岂是正常外出常理?

  保险柜移了位,现场有被打扫的痕迹,是房主本人所为还是有人欲盖弥彰?

  ……

1_编辑

抓捕嫌疑人

  2019年7月26日,一位报案人来到了葫芦岛市公安局龙港分局刑侦大队称:“我朋友鲁某联系不上了,连续好几天没发朋友圈,打电话也无人接,我担心出事儿了。”

  年近6旬的鲁某独居在龙港区某小区,生活条件比较优越,除了她自己,家人都没有其房门钥匙。报案人与鲁某关系密,据称,7月下旬后,他发现平时经常发朋友圈的鲁某,朋友圈一连“断片”了好多天,拨打电话也无法接通,这让他有了不祥的预感——怕不是出啥事了吧?

  接到报案后,龙港公安分局刑侦大队民警立即开展调查工作。办案民警在鲁某家中发现了诸多蹊跷的细节:饭桌上摆着饭菜,已经发霉,房间里的空调正在嗡嗡地制冷。进一步检查现场发现,屋里的保险柜被移动了位置,屋内还有明显的打扫痕迹。

  饭菜发霉了,屋里却打扫了,这不可能是房主人的正常行为,更像是掩盖某种痕迹。

  根据案情初步调查,具有丰富办案经验的大队长刘忠宇认为,这恐怕不是一起简单的失踪案,很有可能是一起重大刑事案件。

  经过进一步的紧张侦查工作,案情疑点逐渐增多,警方掌握的信息使案件的方向也初步明晰。刘忠宇将案情向分局领导进行了汇报。分局领导高度重视此案,立即将案件升级,启动重大案件侦破机制,成立了由刑侦副局长宛斌任组长的专案组。宛斌靠前指挥,全程紧盯该案进展,与专案组民警一起召开会议研究案情,部署侦查工作,有序调度工作。

  此案也引起了葫芦岛市公安局刑侦支队的高度重视,支队领导多次到现场指示侦查方向。葫芦岛市公安局、龙港公安分局相关部门也形成了合力,密切配合为案件侦破提供技术、信息等各方面的支撑和保障。

2

民警下水寻找尸体

  他是嫌疑人吗?

  刘忠宇带领专案组民警,持续对案发现场及周边展开侦查、摸排取证;大队教导员王光辉带领刑事技术中队对每一个现场细节进行细致勘验;分局相关部门协助排查视频监控信息等,力求在最短的时间内寻找到案件突破口。

  经过连夜大量紧张的侦查,专案组发现重大线索!一名可疑男子进入警方的视线。

  侦查信息显示,7月23日中午,有一名男子到过鲁某所在楼层,并于晚8点离开。而一个小时后,这名男子再次返回鲁某住处,并用雨衣蒙头罩身、拎着一个大大的黑色旅行箱。晚10点,这名男子又到小区地下车库将一辆本田雅阁汽车开出。此后连续两个小时,这名男子数次从鲁某家中往外搬运物品,放置在那辆本田雅阁车内。晚间12点,这名男子驾驶着这辆本田雅阁离开小区。

  这名男子是谁?当天虽然有雨,但夜间已停,这名男子为何还要把浑身包裹得严严实实?他开出的那辆本田雅阁车又是谁的,从屋里都搬出了什么东西,要去往哪里?

  一个个问号,萦绕在专案组民警的脑海中,这名男子,是否与鲁某的“失踪”有关呢?而经李某家人辨认,这名男子为赫某,50岁左右,是一家企业的司机,平日里与鲁某交往极为密切。而赫某开走的那辆本田雅阁汽车,是鲁某所有。

  她是不是已经遇害了?

  连家人都没有钥匙的房屋,赫某却能几进几出,还往外搬东西,还开走人家的车?结合鲁某的“失踪”,专案组根据已经掌握的情况综合信息分析,认为鲁某已经遇害的可能性比较大,而这个赫某,具有很明显的重大作案嫌疑。

  那么,鲁某究竟身在何处?如果被害,犯罪嫌疑人又是如何处理尸体?

  专案组作出决定,找到鲁某的尸体,就是破获此案的关键。接下来,专案组民警兵分两路,一路寻找鲁某的尸体,一路寻找抓捕赫某。

  而要找到鲁某的尸体,就必须掌握在案发时和案发后赫某的行动轨迹。通过大量摸排取证,专案组办案民警很快在葫芦岛北港辖区找到了被赫某遗弃的本田雅阁车。经调取车辆行驶轨迹发现,该车曾在海辰路有多次短暂停留,在地藏寺的“月亮湖”有长时间停留。而在滨海公路笊笠头子海边附近一下坡处,不仅有长时间停留,且7月24日赫某还又去过那里。经侦查,民警发现赫某拿过铁锹。

  经专案组领导研究,认定上述几处地点极有可能是犯罪嫌疑人作案后处理作案工具及抛尸的地点。案件侦破到了关键时刻,办案民警不分昼夜,持续多日对上述地点进行摸排。在月亮湖,民警找到了嫌疑人遗弃的被害人家中物品,包括凉席、床单、枕头、酒杯酒瓶、女士睡衣等;在茨山河与龙湾大街交汇附近,找到了鲁某家的乳胶床垫;在社会救援组织的协助下,专案组连续两天两夜对“月亮湖”进行打捞,但最终只在岸边发现一块绑有铁丝的石头。而通过种种迹象分析,专案组初步排除了此处为抛尸地的可能。

  抛尸地点到底在哪?

  如此,只剩下最后一处疑似抛尸地点——滨海公路笊笠头子附近区域。经过现场研判,办案民警划分出几处重点区域。这里分布着废弃的养虾池,地形水域形势较为复杂。白天,民警在公路两侧两公里范围内展开排查,晚上,在消防救援大队的协助下趁着凌晨海水退潮时支上探照灯、用高功率水泵抽干部分养虾池的海水,再由侦查民警穿着涉水装备下水打捞。

  然而奋战了两个晚上,还是没有找到鲁某的尸体。难道是判断有误?几处均不是抛尸地?

  在寻找鲁某尸体持续推进的同时,抓捕犯罪嫌疑人赫某行动的另一路民警也在紧张搜索中。从种种迹象表明,犯罪嫌疑人赫某具有一定的反侦查能力。作案后,赫某便频繁更换藏匿地点,还在别人的帮助下购得了新的通讯工具,给抓捕工作造成极大困难。

  办案民警在大量信息中抽丝剥茧,终于确定了犯罪嫌疑人赫某的藏匿地点。8月3日,办案民警在连山区某小区一地下室将犯罪嫌疑人赫某成功抓获。在抓捕时他拒绝开门,民警强制破门而入时,他正在藏匿手机。在控制时他使劲挣扎,还口口声声称抓错人了。

  在讯问中,起初赫某仍然百般抵赖,拒不承认鲁某的死与自己有关。但在大量的证据面前,岂是其几句抵赖就可以蒙混过关?最终,赫某的心理防线彻底崩溃,只好供述了犯罪事实:由于双方矛盾,赫某掐死了鲁某,并将其尸体放到旅行箱内运走,还把鲁某家中一些沾染血迹的衣物、用具等拿走抛弃,企图毁尸灭迹。

指认装尸袋

嫌疑人指认装尸袋

指认杀人地点

指认杀人地点

  他认罪吗?

  虽然已经承认杀人抛尸,但在供述抛尸地点时,赫某还在“制造迷雾”,谎称在笊笠头子站在高处将鲁某的尸体抛到了海水里,还说自己听到了“咕咚”声。然而警方拿出当天的潮汐表发现,当天海水落干潮;在“月亮湖”,办案民警虽然找到了系有铁丝的大石头,看起来很像抛尸现场,但并没有找到鲁某的尸体。赫某供称,当时考虑到水里有鱼,鱼会吃尸体,他就放弃了把尸体抛弃在此的决定,改变了抛尸地点。

指认抛物现场

指认抛物现场

  在强大的攻势下,赫某终于如实供述了犯罪过程,并指认了抛尸现场,其抛尸地点就在前期专案组划定的笊笠头子周边重点区域内,在路边往下走五六米处。赫某用石头垒成了石堆,将鲁某的尸体藏在了下面。

藏尸体地点

藏尸现场

藏尸地点

  至此,历经7天7夜,此案告破。破案期间,专案组办案民警几乎是未休未眠,白天顶高温摸排搜索,夜间下海捞尸,饿了吃盒饭,困了眯一会。案件告破后,所有参战民警都长舒了一口气。

  此案正在进一步处理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