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辽宁长安网
主办:中共辽宁省委政法委员会    承办:辽宁法制报

冰趣·童趣

来源:辽宁法制报 | 作者:王凤雨 | 发布时间: 2019-04-08 09:33

  在康平冬捕节即将来临之际,“腊八”的上午,我与妻子一起来到卧龙湖。一边是手牵或怀抱宠物狗参加“沈阳市宠物冰雪运动会”的人群,另一边是携妻带子在宽敞的卧龙湖冰面上或单或双滑冰橇的身影。自幼就对宠物不感兴趣的我,径直穿过哪些熙熙攘攘的人群,来到洁白的冰面上,各式精致的冰橇立即呈现在眼前,让人目不暇接。

  我与妻子不谋而合,挑了个双人的冰橇。付完款,与妻子一前一后坐在冰橇上,妻子说了句:“走起!”两个人用力把粗硬的冰杆戳向冰面,冰橇载着老两口在冰面上驰骋。正值“三九”,冰面冻得很结实,我俩与身边的小两口竞相朝卧龙湖湖心滑去。没滑多远,我俩就气喘吁吁,汗水也从脸颊滴落到冰面上。妻子将帽子给我戴上,我将围在脖子上的围巾返身递给她。冰杆上下舞动,爱意前后传动。尽管我与妻子已经很卖力了,但冰面前方那对年轻人的背影,越来越远。童年滑冰橇的记忆在脑海里浮现,轮廓越来越清晰……

  那是在太子河上,也是数九隆冬的季节,我与其他几个小伙伴儿,放学后经常簇拥在一起,肩背各式自制冰橇,手拿长短不一的冰杆,有的甚至是家里的“炉钩子”。一路上,打打闹闹地来到村旁边的太子河。只见小伙伴儿们一个个敏捷地蹲在冰橇上,上下挥舞着冰杆,冰橇顷刻之间就在太子河上飞奔起来。

  小小冰橇,相互追逐;小小年纪,相互嬉闹。

  那时,我脚上穿的是妈妈点灯熬油手工做的“棉捂炉”,头上戴的是妈妈一针一线织的羊毛护耳套。只不过双手就惨了,那时,小孩子没有手套,冻手了,就把手插在袖子里,手与胳膊互相取暖,手就不冷了。可在冰面上滑冰橇,双手得握紧冰杆,这样,双手就得完全裸露在寒风里,小手冻得比脸都红。手冻得钻心的疼,实在受不了了,小伙伴儿们就三五成群跑到太子河两侧的雪堆上,把双手伸到雪里,用力地搓雪。你别说,以毒攻毒,这招真灵,很快,双手就觉得暖和了,转身马不停蹄返回冰面,冰橇又在太子河上飞奔起来。

  太子河的水,封冻了一年又一年;冰面上滑冰橇的小伙伴儿换了一茬又一茬。但冰橇——童趣在太子河上舞动流淌,从来就没有停息下来。虽然,现在太子河上多了不少冰雪游乐场,老式的冰橇早已被淘汰,新式的冰橇可谓是各式各样、五花八门,唯一不同的不是全天免费,而是按小时收费。多样化使冰橇不再是孩子们的“专利”,男女老少争相以滑冰橇为乐,其乐融融。

  妻子说:“你看,他俩滑回来了!”妻子的话把我从“穿越”中拉回。我看着从身边滑过的冰橇,让我吃惊的是,只有小伙子手里拿着冰杆,而姑娘只是双手紧搂小伙子的腰。一个人的力气这么大,也许,这就是爱的力量。等再过30年,那时的姑娘和小伙子滑冰橇一定是两个人同时用力,婚姻和家庭的幸福不是靠一个人,而是靠心贴心的两个人。

  冰趣,让咱白山黑水的父老乡亲尽享大自然的恩赐;童趣,让咱老夫老妻在洁白的冰面上也秀了一把恩爱。

  (作者单位:沈新强制隔离戒毒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