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辽宁长安网
主办:中共辽宁省委政法委员会    承办:辽宁法制报

炊烟是母亲栽的一棵树

来源:辽宁长安网 | 发布时间: 2018-02-22 15:36

  每到春节,我都会想起母亲,想起故乡的炊烟,故乡的炊烟是有根的,我总是这么想。于是常常感觉那浮动的根须,像一条无形的绳索缠绕着我,在我生命的深处盘结。

  在画家诗人的眼中炊烟可以是贵妃的舞袖,可以是凌空的飞瀑……这大多出自于一种对自然形态的感悟。而我心中的那缕炊烟则是母亲栽的一棵树,不仅是一种自然景物现象,更重要的是一种蕴含着生命的东西。

  最初,产生这种感觉是在小时候,四面青山怀抱中坐落着几排土坯红瓦的房屋,这里居住着30余户村民,其中靠近山脚的一间屋子便是我的家。那时家境贫寒,兄妹四人仅靠母亲一人每月40多元的工资维持生活,生活的艰难自不必说。母亲用空余的时间,在离家不远的山坡上开垦出一块块荒地,种上蔬菜、红薯和玉米,起早贪黑用卖菜的钱,为我们添置衣服和读书用品。

  为了给我交上5元钱的学费,母亲背着60多斤重的红薯,到10多公里以外的集市去出售,夜晚我看见母亲用毛巾搓揉着被勒得红肿的肩胛,眼眶湿润润的。

  一次,母亲在上班时砸伤了脚,一段时间里不能上班也无法料理她的菜园子。于是,下午放学后,我就到山坡的地里,给蔬菜浇水,清除杂草。母亲总是叮嘱我:“提不动就提半桶水,看见咱家房顶冒出了炊烟就赶紧回来。”我家的炊烟总是比别人家冒得早,我知道那是母亲怕累着我,呼唤我早点回家。我坐在山坡上想,此刻母亲正坐在灶前大把大把地添着柴草,红红的火苗映红了母亲慈祥的面颊,我忽然明白炊烟就是这样从母亲那勤劳而温暖的手上袅袅升起的。

  从此,在黄昏,我经常喜欢站在高高的坡上眺望炊烟。

  噢,母亲的炊烟又升起来了。

  几声鸽哨,传过荒野,一群暮归的鸽子在升起炊烟的红瓦屋上空盘旋,我一下子感到,前面升腾的炊烟,不正像一棵拔节的树吗?满树银花飞絮,孕育的果实年年岁岁、生生不息,伟大的荫泽和恩惠,是母亲用汗水、勤俭、慈爱、辛劳培育的。

  母亲,假如炊烟真是一棵树,您就是那生命的根了。

  此刻,我仿佛听见在地球的另一端,荷尔德林正大声地朗颂着他的名句:

  人充满劳绩,但还诗意地安居于大地之上。

  然而,今天在布满钢筋水泥的城市,我和土地的距离越来越远,无法躲避高炉吞吐的黑烟,汽车排放的废气。茫茫四顾,没有芳香的花草,自由的鸟唱。母亲,我怎样才能诗意地安居?只好把少时那缕炊烟移植到记忆深处,沿着我生命的高度上升。

  (作者:辽阳市公安局宏伟分局付奎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