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辽宁长安网
主办:中共辽宁省委政法委员会    承办:辽宁法制报

长沙医疗纠纷调解指导中心:稳住“减压阀” 解开千千结

来源:辽宁法制报 | 作者:杨天朗 记者 杨清林 | 发布时间: 2019-06-04 10:55

长沙医疗纠纷调解指导中心成功调解纠纷89起,涉及补、赔偿金额1016万元

  在医院大吵大闹,举横幅堵门堵路,上网利用舆论炒作……提起医疗纠纷,人们往往会想到这样的场景。由于医疗维权诉讼时间长、责任鉴定难等原因,个别患者及其家属采取极端方式维护权益,让医患关系十分紧张。

  2017年8月1日,在湖南省委、省政府和长沙市委、市政府的高度重视下,长沙市司法局负责组建的长沙医疗纠纷调解指导中心(长沙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正式揭牌成立。

长沙医疗纠纷调解指导中心值班顾问接待来访当事人

长沙医疗纠纷调解指导中心值班顾问接待来访当事人

  信访6年的患者家属和医院握手言和

  长沙医调中心成立以来,建机制,细化职责;定目标,强化职能;强队伍,规范工作。不断完善管理方式,不断创新调解方法,提升化解省会医患矛盾纠纷的能力,成为长沙地区医疗纠纷调处化解,维护医患双方合法权益的“主心骨”。

  在调解工作中,医调中心针对各起医疗纠纷案件,采取精准分析研判、明法释理沟通、细致耐心疏导的工作方式,以案说法、以理明事、以情动人,化解医患矛盾。针对纠纷不同的特点,严格遵循“当事人自愿原则”,秉持“依法依理,秉公调解,全心全意为当事人服务”的工作态度,让医患双方“自愿来、满意回”。

  历时六年未果的一起医疗纠纷,曾经让医患双方都为之精力交瘁。死者王某是一位75岁的老娭毑, 2012年4月5日因胸闷痛3年、活动后气促1月,加重伴腹痛3天到湖南某医院就诊。入院诊断后下病危通知,予以综合治疗,先后采取新活素(重组人脑利钠肽)抗心衰治疗、右侧胸腔穿刺置管引流术等。2012年4月14日12时,该院请省内某医院心内科教授会诊,下午7点患者病情突然恶化转ICU治疗。5月7日因循环、呼吸衰竭经抢救无效死亡。

  王某死后,家属认为,医院没有及时抽取胸腔积液找到解决病症的方法反而引起其消化道大出血、滥用抗生素等是导致王某死亡的直接原因,要求医院给予巨额赔偿。医院则认为,死者王某年老体弱、病程较长,且病情复杂,虽经过多方积极治疗,终因多脏器功能衰竭导致抢救无效死亡,不存在过错,不应承担赔偿责任。由于医患知识不对等,患者家属的多次信访使医患双方多年僵持不下,协商未果。2018年8月14日,经医院建议,医患双方自愿共同向长沙医调中心申请调解。

  长沙医调中心及时调配人手进行沟通、走访、调查。考虑此案距发生已长达6年之久,在征得医患双方同意下,多年的封存病历启封。死者家属在申请调解之后,又存有质疑、继续信访。对此,调解人员不厌其烦地耐心解释。与此同时,长沙医调中心依照惯例,组织医学专家和法学专家对该案进行深入分析,了解医院可能存在的不足。并通过召开案件分析会听取相关专家对调处案件的建设性意见。通过缜密的调解计划、频繁的走访调查、细致的沟通协调、耐心的答疑解惑,2018年10月31日,80多岁的死者老伴终于解开心结。最终,医患双方在长沙医调中心签订了调解协议。

  14轮会谈成功调解巨额赔偿纠纷

  医疗纠纷关系切身利益,往往要经过多轮,甚至十多个回合的调解。

  55岁的李某某在2014年7月15日,发现肛周皮下肿物增大,前往省某三甲医学院就诊。住院后诊断为肛周脓肿,并转科手术治疗。7月18日,在联合腰麻下行肛周皮脂腺囊肿切除术。术后10余分钟,患者出现意识障碍,右侧肢体活动不利,失语。8月9日,转入针灸推拿科康复治疗。康复治疗至今已长达4年,花费医疗费、护理费累计160余万元。患者虽病情基本稳定,但目前已瘫痪,只能长期卧床,生活不能自理。

  2018年7月6日,李某某的妻子张某某(化名)抱着一线希望,来到长沙医调中心申请调解。

  受理调解后,医学顾问陈治安全面仔细地查阅了医患双方提供的数万字病历资料,对纠纷进行了深入剖析。首席调解员贺鑫决定进行医学调查、走访患者,摸清情况。

  医学顾问李亦三、陈治安来到医院安全办会议室,就专业问题进行了交流。医院领导及工作人员接受了医学顾问认为医院在李某某的诊疗过程中有一定过错的观点,表示将积极配合医调中心的工作。

  2018年8月9日上午,贺鑫请当事人李某某的妻子、委托代理人张某某及张的姐姐(协助照顾妹夫的护理人员)到医调中心进行调解沟通。委托代理人表示,医院在治疗李某某的过程中有重大医疗过错,要负完全责任,提出300万元的巨额赔偿要求。医调中心工作人员耐心做工作进行沟通解释,患者家属将赔偿要求降至150万元,仍与医院能接受的补偿额度差距甚大。调解陷入僵局。

  此后,8月24日、29日,贺鑫先后2次与李某某家属张某某、胞弟李某、儿子李小某就调解协议标的额进行协商。

  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经过调解员3个多月14轮的艰难会谈和协商,调解工作终于完成。11月2日,在贺鑫的主持下,医患双方自愿达成了调解协议。医院免除了患者前期所欠自费部分的医疗费、护理费,另给予了患者后续医护费用等经济补偿,纠纷得到圆满解决。

  一年多成功调解89起医疗纠纷

  2017年8月至2019年4月,长沙医调中心共接待患者咨询257人次,受理医疗纠纷案件125起,调解结案118起。其中,成功调解89起,依法终止调解、引导诉讼29起,涉及补、赔偿金额1016万元。

  医疗纠纷调解成效显著,有效缓解了重大疑难医患矛盾纠纷,起到了维护稳定的“减压阀”作用。到长沙医疗调解委咨询和申请调解的当事人,通过医调中心工作人员的专业解答,规范调解、积极疏导、正确指引,都做到了理性维权。与此同时,长沙医调中心切实加强了各区、县(市)和各医疗机构的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工作的指导和业务培训,提高了相关人员化解医疗纠纷的能力,有效促进了平安医院的创建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