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辽宁长安网
主办:中共辽宁省委政法委员会    承办:辽宁法制报

义务救援“救”在身边

来源:辽宁法制报 | 作者:记者 董楠 白国军 王大海 李滢乐 栾岚 | 发布时间: 2017-04-24 09:30
危难时的“天使”助力平安拾笔
 
  编者按:
 
  他们具有大爱之心,保护受灾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是他们心中的责任,为受灾群众提供实质性的帮助是他们心中的义务。每当灾害发生时,他们会第一时间赶赴事故现场,无论严寒酷暑、白天黑夜。他们就是暴风雨中的“天使”——救援队员。
  如今,随着平安辽宁建设的深入推进,我省各市均成立了救援队伍,他们充分发挥自身优势,积极开展培训演练,积极参与省内及国内重大自然灾害救助工作,应急救援能力不断加强,并积极参与灾后重建工作,以实际行动“为政府分忧,为百姓解难”,凸显了作为政府人道领域助手的作用,并不断为平安建设工作添砖加瓦。
  近日,本报记者来到了这些救援队员的身边,近距离感受他们的无私奉献、英勇无畏。



救援队在开展训练



托起生命的希望
 
  【镜头】
 
  一次救援一次感动
 
  2013年8月16日,抚顺市遭遇特大暴雨袭击,受灾严重。省红十字会立即启动应急预案,第一时间开展救助,全省联动,了解全省灾情,并投入到救灾工作中。省红十字志愿者紧急救援队也一同前往灾区救灾。在清原满族自治县南口前镇北口前村临时安置点,志愿者们在将棉被分别送至灾民手中后,在现场为灾民搭建帐篷。根据当地灾民的需要,志愿者随后将部分帐篷送到灾民家中,并教给灾民快速搭建帐篷的方法。一次次的救援,一次次的心理疏导,让身处灾区的困难群众受伤的心灵感到温暖和抚慰,带来重建家园的信心和希望。
  2015年6月2日,载有454人的东方之星号客轮在湖北监利沉船。看到这个新闻后,营口老兵救援志愿者协会会长刘承昌从协会挑选出6名会员和他一同前往长江事故现场参与救援。他们搭乘当地渔民的渔船,利用多架无人机在事故水面上下游两百多公里范围内进行不间断搜索,每十分钟搜一公里,每天晚上都工作到很晚,只休息两三个小时,为救援各方提供了数据保障。
  2016年5月2日3时20分,新宾红十字蓝天救援队接到新宾满族自治县公安局指挥中心转来的求救信息,称来自沈阳的17人驴友团于5月1日上午9时在南杂木聂尔库妈妈沟景区登山后在山中迷失方向,且极度疲劳,断水断食物已达十余个小时,并有一病重者急需救援。接到求援信息后第一时间组织队员集结待命准备救援,并于早6时许先期集结11名队员上山搜索。10时20分,搜救队伍顺利将被困山里的驴友解救下山。成功完成一次有典型意义的山地救援。



开展灭火行动
 
  授人以渔只为百姓平安
 
  1月4日,盘锦市红十字蓝剑救援队在大洼区东方社区举办急救知识专题讲座,社区居委会、社区党员、志愿者共30余人聆听了讲座。
  红十字蓝剑救援队副总队长贾浩结合日常急救经历,讲解了急救过程中需要注意的事项,并向大家传授了遇到呼吸心跳停止的急症危重病人时采取的抢救关键措施。参训人员认真学习每个细节并体验了应急救助过程,现场气氛热烈,大家纷纷表示培训内容贴近日常生活。东方社区书记缴志勇说:“红十字蓝剑救援队到我们社区举办急救讲座,对我们自身、对他人、对社会都是非常有益的事情。让我们更好地提高了日常生活中自救互救的意识和能力,今后遇到紧急情况,能够在黄金时间内采取正确有效的急救措施。”
  3月10日,开原市红十字志愿者赈济救援队又深入到松山镇中心学校,为那里的学生们上了一堂生动的安全教育课。
  课上,救援队员以“儿童的意外防范与自救”为主题,重点讲解了烫伤、烧伤后的应急措施,火灾防范等安全教育知识以及自救措施。学生们听得专心致志,并不时与救援队员开展互动,这种面对面的安全教育方式得到了学生们的一致认可。
  许多学生听完课后纷纷表示收获良多,并且会将这些安全教育知识继续传播出去。
  松山镇中心学校学生李昊亮说:“之前在网上看到的是片面的,但是在这里看到的就是具体的,非常有用途,对我们非常有帮助,学到了一些知识,对人身安全的保护就提升了一步。”
 
  【经验】
 
  省红十字会救援队彰显大爱
 
  中国红十字救援队是隶属于中国红十字会总会,依托红十字团体会员单位等社会资源的救援队伍,共有搜救、赈济、医疗、供水、大众卫生、心理、水上及通讯8种类型。2013年10月,中国红十字总会举行中国红十字救援队授旗仪式,对中国红十字救援队进行了评审认证,确定了21支中国红十字救援队。
  省红十字会赈济救护部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省红十字会在自然灾害救助工作中的主要任务是:及时考察灾情,对灾害进行评估,了解灾区需求,视灾害程度采取相应的救助活动;向灾区群众宣传灾后自救互救、防灾避险及防疫防病常识,提高其自我保护意识;依法开展募捐,并及时将募捐款物发放到灾区群众手中;做好备灾物资储备,以备灾害发生时开展救助工作;开展灾后重建,帮助灾区群众重建家园。此外,还大力发展旨在提高群众防灾减灾意识的社区备灾项目——“红十字家园”项目,防患于未然。
  如今,省红十字会共有3支救援队,他们分别是赈济救援队、心理救援队、医疗救援队。其中省红十字会赈济救援队在2012年被评为中国红十字(辽宁)赈济救援队。
  该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如今省红十字会赈济救援队共有40名队员,其中正式队员20名、专职队员15名、志愿者5名,他们平日里积极开展各类拓展训练,并经常对社区居民进行培训,向其宣传应急救护知识。
  去年12月5日是第31个国际志愿者日。由中国红十字会总会主办,中国红十字会总会训练中心、人民日报社《健康时报》承办的“弘扬志愿服务精神、推广应急救护知识论坛”于当日在北京举行。作为论坛交流单位,省红十字会赈济救护部的杨海云部长在论坛上作了“凝心聚力打造红十字品牌项目”发言,介绍了我省加强红十字救护师资队伍建设、红十字救护培训标准化建设,以及红十字应急救护培训基地建设的做法经验和体会。受到总会及与会专家学者的充分肯定。
  如今全省共有80余支救援队,他们在灾害发生后给予了群众很大的帮助,得到了人民群众的高度认可。多年来,我省红十字会采取多种形式向公众普及应急救护知识和技能,提高群众性自救互救水平,并提出力争达到每百人中就有1人是经过红十字会培训的急救员;群众性应急救护知识普及率达到20%。为此,先后与省政府应急管理办、省精神文明办、省教育厅、省科协、省直机关工委、省国资委联合出台了关于普及应急救护知识的文件;连续多年争取中国红十字会、省财政专项资金支持。其次,他们经常利用重大活动和纪念日广泛开展社会宣传。每年世界红十字日、世界急救日,都会组织开展应急救护知识宣传普及活动。此外,他们还建立健全应急救护培训长效机制。着力加强应急救护培训标准化建设,积极推广主题鲜明、喜闻乐见的宣传普及模式,如开展的“小手拉大手,安全一起走”红十字生命健康安全教育项目、学校红十字生命健康体验教室项目,以及“红十字急救掌上学堂”手机下载和应急救护远程教育的运用等。切实发挥了红十字会在群众性应急救护培训中的主体作用。



救援队员进行常规训练
 
  蓝天救援队——义务救援的草根力量
 
  “让灾难中的人有生的希望”,来自医生、教师、公务员等不同行业的他们,凝结成一股专业的草根义务救援力量,到户外遇险救援第一线,与死神抢时间,“全员紧急待命,随时准备出发”。灾难发生时,他们“救”在身边。
  地震、洪水、泥石流、跌落悬崖……灾难过后的救援现场,总能看到他们忙碌的身影,虽然来自民间,却有着丰富的救援经验、娴熟的救援技能和不求回报的操守。在我省各市,几乎都存在着这样一支来自民间的草根力量,他们坚守着同样的信仰,有着相同的名字——蓝天救援队。
  2008年11月,张勇组织的国内最大民间救援组织——红十字蓝天救援队在北京成立。之后,救援队开始在全国各个城市设立分队。在我省各个民间救援队中,红十字蓝天救援队也是规模最大的。2009年,阜新市红十字蓝天救援队成立;2011年,沈阳市红十字蓝天救援队宣告成立;2013年,锦州市红十字蓝天救援队成立……平时,他们忙各自工作,少有接触。可只要接到紧急电话,他们就匆匆请假回家,背上装备直奔救援现场。遇到急难险重的救援任务,分布在各市的蓝天救援队还会通力合作,为着共同的目标共同努力。
  几乎所有的民间救援队都有一个被逐步认可的过程,以沈阳市蓝天救援队为例,第一次救援就有一段并不愉快的回忆。2011年10月4日晚上10点多,队里接到求助,一名天津驴友在长白山坠入20多米的山崖,多处受伤。沈阳距离长白山700多公里的路程,当沈阳市蓝天救援队队员们火速驰援赶到时,已经是次日6点多钟。就在救援队检查装备准备进山时,却意外地遭到拒绝。当时在指挥现场的一名消防警官表示,按照景区规定,游客不能随便进山。当时参与救援的人不少,外来人员在救援现场会有混乱,也怕他们出现意外,不让他们进山是为他们的生命安全考虑。
  第一次救援就被拒绝,这让队员们十分委屈,“当时是我们最先锁定伤者和进山路线坐标的,怎么可能会误事呢?”这次遭遇让沈阳市蓝天救援队队员们产生了一种英雄无用武之地的挫败感。但沈阳市红十字蓝天救援队队员们并未因此而放弃,他们反而更加努力地提高自身的技能。他们每年都要组织一到两次的救援演习;每月不定期进行设标活动;每月都要进行体能拉练;坚持每周末进行技术培训和考核;同时不定期参加社会公益活动。2012年9月8日,沈阳市政府有关领导为沈阳市红十字蓝天救援队授予队旗,这意味着这支完全由民间自发、由驴友组成的救援队伍获得了官方的认可。
  “官方认可”,这在队员们眼中可是一件了不得的大事。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在我省,更多的蓝天救援队至今都没有享受到这种待遇,即便如此,他们救援的脚步从未停歇。
  阜新市红十字蓝天救援队自成立以来,先后参与了锦州义县北白台子74名失踪驴友救援、北京门头沟失踪人员搜救、通辽彰武交界处地震灾情勘察、阜新市特大暴雨勘察救援、抚顺清原南口前洪水灾害抗险救灾、尼泊尔地震救援、开发区溺水人员打捞等20余次救援任务,为阜新市大型户外活动提供安全保障18次。
  一次次救援,有成功后的喜悦,也有失败后的悲痛,队员们逐渐意识到,其实真正能给被救援人最大帮助的,是他们身边的人,而市民自救互救能力却是极其有限的。锦州市红十字蓝天救援队医疗组、项目组组长、“应急救护志愿服务在锦城”活动总策划和执行负责人王洪梅告诉记者,一支救援队最大的安慰不是救了多少人,而是通过自身的努力,让群众掌握应急技能和紧急避险常识,避免意外的发生或将伤害减到最低。
  正是基于这样的认识,2015年3月,锦州市红十字蓝天救援队启动了“蓝天公益大讲堂——红十字应急救护志愿服务在锦城”项目,走学校、进社区,开展军民共建,普及家庭应急救护常识和紧急避险知识。他们还和公交移动传媒合作,将急救知识做成宣传片在公交车上循环播放,开拓了急救知识普及的一个新的渠道。
  2016年,在继续常态下开展“应急救护志愿服务在锦城”的同时,锦州市红十字蓝天救援队又启动了“蓝天公益大讲堂”的第二个项目——“蓝天户外沙龙”,从户外活动的准备、装备的选购,到活动风险的评估、运动中突发事件的处理,从如何背包、系鞋带的小事,到特殊环境下的野外生存技能……为锦州市内的户外领队和爱好者们提供户外知识公益讲座,引导户外爱好者文明、安全出行。
 
  老兵救援——海上的平安守护者
 
  坐落在营口经济开发区青龙山上的营口老兵救援志愿者协会的院子里绿树成荫,4月21日,在这令人惬意的环境里,记者见到了协会会长刘承昌,听到了他们一次次冒着生命危险救援的故事,也听到了他们扶贫济困的事迹。他告诉记者,自己刚刚理疗回来。多年参与救援给刘承昌的身体多少带来些影响。简单的寒暄之后就进入主题了,记者随之也走近了这群老兵救援志愿者们。
  刘承昌今年41岁,1993年12月入伍到海军服役4年,1997年12月退伍后在营口及鲅鱼圈做起了生意。虽然离开军队,但刘承昌始终没有忘记自己曾经是一名军人,他继承和发扬了军人敢于吃苦、敢于拼搏、乐于奉献的精神。经过一番艰苦打拼,他先后创办了几家公司,同时大量吸收退伍军人,为他们解决了就业。
  2008年,刘承昌的一位战友为了救一名因忘记涨潮时间溺水的游客而不幸牺牲,这让他的心里十分难受。“如果要是在海边有救援志愿者,战友或许就不会牺牲。”于是,刘承昌与身边认识的几名退伍老兵组成了老兵志愿者团队。刘承昌还自己出资购买了一艘快艇,在夏季夜晚易发生溺水时段,和团队战友经常在山海广场附近海边义务巡逻。经历了多次救援,刘承昌常常感觉到力量有限,特别是2012年夏季营口发生洪涝灾害后,成立一个老兵救援志愿者组织成为刘承昌放在首位的迫切愿望。
  2014年8月1日,刘承昌的愿望终于成为现实,“营口老兵救援志愿者协会”终于在他的多方努力下经民政局批准注册成立。协会是从事户外安全宣教和紧急救援的志愿者团体的非营利性组织。目前,营口老兵救援志愿者协会有会员380人,这支队伍以生活在鲅鱼圈的热爱公益救援事业的退伍老兵为主,他们平时在机关、企事业单位工作,发生灾害时便会第一时间赶往现场。
  平日里,老兵救援志愿者们肩负起了鲅鱼圈海滨浴场的巡逻救援工作,默默地守护游人的安全。从成立至今,营口老兵救援志愿者协会组织海上义务巡逻1500多人次,劝导游客远离危险区域3500多人次,公益救援出车辆300多台次,在重大交通事故中救出14人。在海边救出落水人员13人,帮助找到多名走失的老人、儿童,转移受灾群众数千人。在2015年5月的鲅鱼圈母亲节活动中,老兵们组成平地、山地、海上、无人机四个救援组,利用无人机指引,10分钟找到了两名走失的儿童,两名队员从山顶将两名晕倒老人背到山下。
  2014年11月,刘承昌还以个人名义资助了沈阳航空航天大学的10名优秀贫困大学生,并在沈航和营口开发区慈善总会分别设立了老兵救援基金账户,用于对更多的弱势群体的救助。
  协会参与救援和组织各种公益活动受到社会各界的高度赞扬及认可,也吸引了社会力量参与公益事业。某国际集团率先掀起了支援老兵救援公益事业的热潮,共捐赠6台总价值100多万元的依维柯救援车,某集团为老兵协会无偿提供林场作为老兵训练基地,黑龙江某科技医疗有限公司向协会捐赠了200多万的医疗设备……这些受赠物品除了车辆用于协会平时抢险救援使用外,其他所有物资全部以不同形式捐赠给军分区、武装部、边防、困难退伍老兵及支持拥军优属事业的公益单位。
  刘承昌对记者说:“每一次救援经历,都让我们经受了一次生与死的洗礼,让我们感受到生命的可贵。老兵不忘初心继续前行,我希望在这条公益路上,有更多同行者为之付出。老兵精神,诠释了谁是最可爱的人,用老兵精神感动身边所有人参与社会公益活动。营口老兵救援志愿者协会将继续在海上救援、自然灾害、城市应急等方面为群众提供公益性救助服务,保护群众生命财产安全。



开展活动时搭建洗浴和厕所帐篷



志愿者救援队开展队列训练
 
  开原:赈济救援队专注应急救援
 
  开原市红十字志愿者赈济救援队是一支由爱心人士自发组成的民间救援力量,隶属于铁岭市红十字赈济救援队,为进一步弘扬“人道、博爱、奉献”的红十字精神,加强应急志愿服务工作,完善应急社会动员机制,充分发挥志愿者在应对重大自然灾害和处置突发性公共安全事件中的作用,提高社会公众应急能力,最大限度地预防和减少灾害造成的损失,保障人民群众的生命和财产安全。
  铁岭市红十字赈济救援队是铁岭市第一支民间救援队,本着弘扬“人道”“博爱”“奉献”的精神,积极参加与协助相关部门从事城市应急、自然灾害、山地搜索等公益救援服务。 
  铁岭市红十字赈济救援队在重大自然灾害发生后,前往灾区执行救援任务,确保救援物资快速、有效、有序地发放给受灾群众,为受灾群众提供最基本、最急需的生活保障。
  为增强小学生防范意识,加强自我保护能力,去年,开原市红十字志愿者赈济救援队来到开原市八宝镇中心小学,给60多名小学生讲了一堂生动的《儿童意外防范及处理》安全教育课。
  “外出游泳一定要有家长在身边,不能到池塘、水库、河流等野外场所游泳……”“不要轻信陌生电话或短信,一定要认真核实对方身份……”“当洪水来得太快,大水已经进屋时,要迅速爬上屋项、墙头或就近的大树,暂时避难……”60余名学生和部分老师在学校多媒体教室内,静静地听着救援队专业讲师为他们讲述抢险救援的故事。
  救援队讲师详细讲述了各种意外注意事项及防范措施,学生们的表情诠释着课程的生动性。老师们则表示,今后既要当好意外防范的宣传者,又要做好执行者,从自己做起,从现在做起,防范意外事故的发生。
  开原市八宝镇中心小学校长郭文良说,救援队讲述的一起起意外事件、案列都是血和泪的教训。看到那些孩子因为防范意识差失去了年轻的生命,他感到非常震惊,也非常悲痛。这次志愿者救援队带来的案例给学校和学生们敲响了警钟。
  近日,开原市红十字志愿者赈济救援队组织队伍进行了一次业务培训课,医生主要讲解了心肺复苏、四项技术、危重急症、意外伤害以及对突发事件的应急处理等应急救护的基本知识,并现场演示了止血包扎、固定搬运、心肺复苏等急救方法和技巧。学员们认真听讲,亲自动手,练习了用绷带、三角巾、夹板、颈托、担架等工具进行止血、包扎、固定、搬运的救援方法,并且用模拟人进行了心肺复苏练习。消防官兵详细讲解了徒手救人、结绳法、横坑救助、竖井救人、高空救人、攀爬横渡、拉梯水平救助、绳索的支点固定等救援技巧。学员们认真听讲,动手操作,掌握了各种救援要点,为今后的紧急救援打下了扎实基础。 
 
  【困惑】
  身份尴尬是全国性难题
 
  民间救援志愿组织渐渐被人熟知。但同时,这些公益特征明显的救援队,因其身份尴尬,让很多拥有激情的救援志愿者处于孤独被动的境地。
  救不救人?怎么救?谁来买单?怎么救自己?已成为无法回避的痛。更关键的是,这些户外救援活动中,参加队员要AA制均摊所有费用。所有设备和个人装备由志愿者各自购置和准备;往返车辆和随手使用的无线电手台也是自费;救援期间的饮食和住宿以及商业保险购买,都需自己掏腰包。而这些不足,也正是全国各支民间救援队面临的共同问题,因此,很多人因为种种原因都离开了救援队,即便是没有离开的,大多数人也很少参与救援行动,这也极大地限制了民间救援力量的发展壮大。
  2010年4月,重庆应急志愿者总队户外救援志愿者罗虞川参加了青海玉树地震紧急救援志愿服务,在救援活动中,罗虞川不慎摔伤。经医生诊断,罗虞川小腿骨折,治愈骨折仅治疗费就花了 5000余元,罗虞川原本觉得这笔治疗费会有人替他出,但后来发现无一单位买单,只能自掏腰包。
  2012年,新疆某山友救援队成员李卫东在救一孩子的过程中,不慎摔伤,后经医院确诊为肩胛骨断裂,仅治疗费就花了两万余元。随后,李卫东向志愿者组织申请工伤,但遭到拒绝。
  像罗虞川、李卫东遭遇的这样的事情并不少见。交通安全文明劝导志愿者因服务技能不熟练被车辆刮伤;心理援助志愿者因服务对象的情绪不稳定而遭遇意外身体伤害;抢险救灾志愿者在工作第一线因不可预料的因素发生生命或财产损失……这些事件是社会关注的热点,也成为志愿者服务工作的痛点。
  而由于志愿者权益的保障涉及法律、劳动、保险、医疗等方面,如何让志愿者安心服务,成为志愿服务深入发展的一大难点。
  许多省、市出台的《志愿者服务条例》都写着“志愿者组织根据志愿者活动的需要为参加志愿活动的志愿者办理相应的保险”,却并未明文规定志愿者在服务过程中受了伤谁担责。
  而这些不足,也正是全国各支民间救援队面临的共同问题。
  在这方面,佛山市做出了有益的尝试。佛山市采取志愿服务招标的形式,购买志愿组织的服务,经过公开评估的购买费用,主要是支付志愿者们交通费、餐饮费、通讯费等满足基本工作的花费。
  此种做法因政府购买志愿服务大幅降低了职能部门相关领域运营成本,“政府委托人民团体购买公共服务”也被关注和推广。
  但这种创新社会志愿服务的管理模式要在全国推广开来,却仍需要时间。



救援队员宣传急救知识
 
  【延伸】
  保障志愿者权益工作不断深化
 
  3月1日,《河北省志愿服务条例》正式施行,这在法律层面加强了对河北省志愿者的保护,此后河北省将在经费资助、人员招录、表彰奖励、评价体系等方面对志愿者进行倾斜,多措并举加强志愿活动激励机制。
  3月中旬,湖南省岳阳市为进一步推动全市志愿服务保障体系建设,有效保障志愿者的合法权益,破解志愿者“流血流汗又流泪”的困局,岳阳市文明办为866名志愿者购买了人身意外保险,充分保障了志愿者的权益。
  这些都是对志愿者切切实实的保护。
  我国的志愿服务缺乏国家层面的法律,一直是众多志愿者心中的一件憾事,也是有识之士一直以来呼吁解决的问题。
  早在1999年,我国第一部有关志愿服务的地方立法——《广东省青年志愿服务条例》就已诞生。直到2016年5月6日,国务院法制办公室网站发布《志愿服务条例(征求意见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若条例出台,则填补了我国在志愿服务领域国家层面的立法空白。
  如今,全国已有多个地方性法规对志愿服务活动予以规范和支持,包括《广东省青年志愿服务条例》《北京市志愿服务促进条例》等多个地方性法规已出台,至少有20个省区制定了志愿服务地方性法规。
  我们相信通过建立完善的规章制度,在不远的将来一定可以做到让志愿者救援队救援有法可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