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辽宁长安网
主办:中共辽宁省委政法委员会    承办:辽宁法制报

尹泽寰:全球追逃的“猎狐”高手

来源:辽宁法制报 | 作者:记者 杨清林 | 发布时间: 2020-08-18 09:51

  记者面前的尹泽寰是个阳光帅气的大男孩,一米八多的个头,身材魁梧,举手投足散发着朝气。要不是事先了解情况,记者不会想到这位1990年出生、警龄5年的小警察竟是公安部“猎狐机动队员”。两年间他全力投入境外追逃追赃工作,行程378457公里,飞行距离绕地球近10圈。共执行境外任务35次,先后赴欧洲、非洲、东南亚、南美洲等21个国家和地区,成功缉捕押解境外逃犯50余名,其中“红通”逃犯14名。

61

尹泽寰(右)与希腊警方对接“红通”逃犯移交工作

  参与猎狐行动追逃

  “2015年进入沈阳市公安局铁西分局,派出所、刑警队都干过,后到经侦大队做民警。能被选拔到公安部猎狐行动办工作是说不出的幸运。”

  尹泽寰从警时间不长,“猎狐”两年丰富了他的人生阅历。

  2017年,沈阳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支队抽调尹泽寰参与缉捕“百名红通”专案工作,他凭借扎实的法律功底和认真负责的工作态度出色地完成了任务。2018年4月,尹泽寰被选拔为公安部“猎狐机动队员”,到公安部猎狐行动办公室专事跨国追逃追赃工作。

  “猎狐行动办公室设在公安部经济犯罪侦查局,聚集的全是警界精英,跟人家比我是新人,一切从零做起。记得刚来时,我从点滴学起,工作任务繁重,身边的一切推着我快速成长,在领导和前辈的细心指导下,我从一名初学者慢慢开始带队执行境外任务。”

  尹泽寰第一次执行境外任务是去押解5名逃犯,凌晨2点抵达目的地,睡两个小时就准备登机回国,连国外什么模样都没看明白。第一次到非洲执行任务,飞37个小时到塞拉利昂,停留了7个小时,办完手续马上带逃犯飞回来。顺利交接、安全回国是跨境追逃的工作原则。

  一人劝返三名逃犯

  尹泽寰告诉记者,带队在境外工作压力大,要面对时差和语言、自然环境、工作环境、法律框架不同等诸多困难,还要时刻追踪犯罪嫌疑人的线索、安排人员分工并与国外警方协调沟通。有时明明已将犯罪嫌疑人抓获,还会遇到无法顺利带离回国的重重阻碍。在境外时神经时刻紧绷,彻夜难眠,生怕哪个环节上出现问题,让国内外同行们的努力付之东流。

  带河南省警方到孟加拉国缉捕3名逃犯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

  “逃犯藏匿在孟加拉国首都达卡一家生产假发的工厂。我们掌握的信息比较准确,摸到了逃犯藏身地点,却因孟加拉警方打草惊蛇扑个空。境外追逃无功而返,谁能甘心?”

  尹泽寰找到一个年轻人,他的母亲、表姐以及公司会计就是警方要缉捕的目标。尹泽寰在房间里发现他母亲的病历本,上面清清楚楚写着患有心脏病、糖尿病等。尹泽寰从他母亲的病谈起,分析在国外被羁押和回国交代问题的本质区别,足足讲了3个小时,年轻人才答应与母亲和表姐联系。通过电话之后,尹泽寰一个人跟着年轻人去逃犯藏身的酒店。达卡城市不大,却有1.2亿人口,拥挤不堪,不到10公里距离开车走了两个多小时,午夜时分才找到年轻人的母亲和表姐。尹泽寰又费了一番口舌,说服她们找来另一名嫌犯,把他们的护照拿到手,一起回到工厂,最终和地方公安机关一起把3名逃犯带回国。

  终身难忘的“猎狐”经历

  2018年6月,国内“P2P网贷平台”集中“爆雷”,大批公司高管出逃境外,猎狐办的工作人员短时间内飞赴多国缉捕出逃人员,连续加班加点战斗数月,缉捕百余人。最忙的时候,尹泽寰一周时间就飞3个国家。他带队远赴南美洲成功缉捕上海公安机关通缉的“红通”逃犯,历经17天将其押解回国。同时,还奔赴柬埔寨、泰国、菲律宾等国执行缉捕押解任务数次。

  长期飞来飞去、连轴转工作、不倒时差,铁人也受不了。2019年执行一次境外任务后回国休息,早上4点尹泽寰的嗓子开始发痒,随后不停地咳嗽、嗓子有异物感、呼吸困难。当时宿舍只有尹泽寰一人,他赶紧到最近的医院急诊进行救治。医生送他到抢救室进行救治,过了两三个小时症状才有所好转。医生告诉他,这是免疫力低下导致的急性过敏,很多人都是因为没有及时脱敏引发窒息,轻者使得大脑受损,严重的会有生命危险。休息大半天,他开了点药就出院了,因为手头永远有干不完的工作。

  “在猎狐办的这段时光令我终身难忘,其中有欢笑、有泪水,有成功的喜悦和成就感,也有遇到难题时的心酸无助,但每次遇到困难时,只要咬紧牙不放弃,难题都会迎刃而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