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辽宁长安网
主办:中共辽宁省委政法委员会    承办:辽宁法制报

李震:他的生命钟摆定格在挚爱的岗位上

来源:辽宁法制报 | 作者:高嵩 驻抚顺记者 黄硕 | 发布时间: 2020-06-11 10:05

  有人说,你永远不知道彼此的哪一面是最后一面,哪一句话是最后一句……在今后的日子里,我们只能用记忆去怀念的那个人,他曾和你朝夕相处,他曾和你促膝长谈,他曾陪你走过一段难忘的岁月,他曾给了你忘不了的温暖与爱。

  5月29日,抚顺市望花区人民法院副院长李震因病医治无效,溘然长逝。望花区法院上下哀伤一片,每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悲痛与不舍。

02

  李震,生于1968年11月3日。1989年参加工作,1995年考入抚顺市顺城区人民法院,先后在顺城区法院办公室、刑事审判庭、政治部工作,担任过助理审判员、审判员、刑事审判庭庭长、政治部主任。今年1月20日调至抚顺市望花区人民法院,任党组成员、副院长、审判委员会委员。5月29日,在办公期间突发疾病,生命停止在他最热爱的工作岗位上,终年51岁。

01

李震生前主持会议

  5月31日8时,抚顺市顺颐园的告别大厅庄严肃穆,李震的遗体安卧在鲜花翠柏丛中。他生前的亲友、同事,司法战线上认识他和不认识他的人都自发赶来为他送行。

  勤恳工作的他走了

  29日是5月最后一个工作日。望花区法院刑事审判庭的干警们一如往常的忙碌。法官冮佳来到李震办公室向他汇报下周由其担任审判长的重大刑事案件的庭前准备情况时发现他脸色不好,急忙询问他是否需要看医生。李震一边用一只手抚着胸口说“只是最近工作比较多,有点累了,应该不要紧”,一边用另一只手将一份材料递给冮佳,并嘱咐冮佳马上与相关部门沟通做好下周一开庭的准备。冮佳离开李震办公室,开始楼上楼下地沟通协调。不多时,冮佳接到李震打来的电话,请她马上帮忙联系一下120急救车。

  冮佳一边拨打120急救电话,一边叫上同事往李震的办公室飞奔而去。当大家推开李震办公室的门时,看到他蜷缩在沙发上,脸色更加苍白了,即便如此他依然用微弱颤抖的声音安慰大家:“我吃过急救药了,不碍事的,先别通知我家人。”5分钟后,120急救人员火速赶到,发现情况紧急,马上在办公室的沙发上对李震进行抢救。然而情况并没有好转,李震随即出现了呼吸不畅、休克等症状,到抚顺市第二医院再次施救后,终因病情严重,医治无效去世。

  噩耗传来,望花区法院曾和他并肩作战的同事们一片悲伤。那个每天驾车从家到单位用时40分钟却从未迟到过的李院长,那个工作中迎着困难上的李大哥,那个在法院勤恳工作了25年的李震就这样走完了他人生中最后的一个5月。他走后,办公桌上厚厚的工作日记再没有人续写了,那部24小时不关机的工作电话也再无应答了。

  改革办案勇挑重担

  2014年10月,李震时任顺城区人民法院政治部主任,该院被确定为审判权运行机制改革试点单位。院党组会议讨论由谁主抓此项改革工作,最终党组成员们将目光集中在李震身上,面对改革形势、院党组的重托和期望,他毅然领命接此重任。

  为适应新机制、新常态的需要,李震苦思冥想设计出改革方案。该方案合理设置组织机构,将原有的6个审判业务庭重组为14个合议庭,合议庭由一名审判长、两名审判员和一名书记员组成。院党组通过了改革方案后,李震又潜心制定了审判规划,为改革平稳运行提供了制度保障,经过2015年的试运行取得了预期效果,并在省高级人民法院的专题会议上介绍了经验。

  今年1月,李震工作交流到望花区法院,并提升为副院长,分管刑事、行政审判、审判管理、法警队工作并主抓该院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相关工作。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李震以自己的敢于担当、勇于负责、鞠躬尽瘁将“三把”奉献之火熊熊点燃。疫情防控期间,无论提审还是开庭,事无巨细,李震都要亲力亲为做好沟通、联系、协调工作。承办法官解决不了的问题,他这个刚刚上任的副院长第一时间承担下来,打了多少个电话,跑了多少次腿,李震从不叫苦,在他心中最重要的就是捍卫公平正义。

  重大刑事案件的卷宗数量极大,有的卷宗要在二三百本以上,李震又是个阅卷严谨认真的人,甚至连标点符号都不漏掉。从3月起,他不断与各办案单位沟通协调,从审查证据入手,立足于关口前移,为打击涉嫌黑恶势力犯罪提供法律上的支持。他离开前的一周几乎每天都在加班,为了能够更好地完成接下来的刑事案件庭审工作,他把茶叶换成了咖啡。有同事说他已经离不开咖啡了,他也只是笑而不语。同事们都清楚,他离不开的不是咖啡,而是他热爱的审判事业。

  亦师亦友的“暖心大哥”

  李震自参加工作以来,踏实走好每一步路,在书记员岗位,他成为审判员的得力助手;在审判员岗位,他成为办案能手;在领导岗位,他成为优秀的法院干部。

  走上领导岗位的李震坚守以人为本的理念,坚持管人、管案、管事一起抓。他善于运用典型案例指导办案,在专业法官会议上充分发挥集体智慧讨论复杂疑难案件,无论法官资历高低,只要主张正确就采纳。

  生活中,他又是一位细心体贴的“老大哥”,新招录的大学毕业生急于适应审判工作需要,他不时“泼冷水降温”,以亲身经历讲述万事开头难的道理。同事们在生活中遇到难题时,他都竭尽全力帮忙解决,积极帮助新入职同志联系租住房屋,帮助未婚同志组建家庭。在他参与刑事案件庭审时,凡遇到开庭时间过午且下午继续开庭时,他总是自掏腰包请同事们吃午饭。李震的办案能力和出色业绩给同事们留下了深刻印象,25年来,他曾多次被评为市、区级先进个人,他所在的集体也屡屡获奖。

  面对李震的突然离世,顺城区法院院长侯勇痛惜不已。李震离开顺城区法院后,由于工作繁忙,侯勇与自己一起工作战斗近10年的得力助手只在抚顺市中级人民法院开会时见了一面。那时,李震还嘱咐他要多保重身体,不想却成永别。与李震一起共事过的年轻法官都说他是亦师亦友的“暖心大哥”。顺城区法院刑事审判庭法官马跃难抑悲痛,拿出李震在离开顺城区法院时发给她的最后一条短信给记者看,上面写着:“很遗憾我们不能在同一个岗位上结伴同行了,但好在工作性质相同,我们可以继续进行业务交流,相信感情也会进一步加深。”她又一次哭着读完了这段话。马跃回想起自己刚参加工作时与李震同在顺城区法院政治部共事,在李震的影响及多次鼓励下,马跃参加工作不久就通过了司法考试。

  怀念和爱永留心间

  李震妻子陈东辉送别丈夫后在日记中写道:“你党旗下的身体,我知道它是如何日渐消瘦的,可是当我最后一次抱你的时候,你的肩膀还是那么宽,厚厚的让人安心。26年来,你给了我头顶一片天,让我有勇气去面对生活中的一切。我说不出我有多悲伤,你太累了,踏踏实实睡一觉吧,我的李震。”

  生活中的李震言语不多,却很踏实细心,工作再忙也不忘督促孩子学习,帮妻子做些力所能及的家务。妻子说他经常熬夜工作,夜里她醒来时,床的另一边常是空着的。自从今年调整工作到望花区法院后,李震将闹钟调早了40分钟,每天都按时起床上班,可是最近经常要闹钟第二次响起他才能起来,或许正是他的身体在向他发出疲劳警告。

  李震走后,他的儿子沉默了很多,20多岁的小伙子一夜之间就成熟了。在他的印象里,爸爸一直是个“工作狂”。每年夏天,爸爸坐在电脑前工作,豆大的汗珠顺着脸颊流下来,可他依然敲打着键盘。或许父子间的情感就是那样羞于表达,儿子说,如果时间可以倒流,他一定会走上前去帮爸爸擦擦汗。如今,他不敢过多谈及与爸爸过去生活中的点滴,因为那个牵着他的手迈出人生第一步的爸爸、那个下班回来经常给他带回零食饮料的爸爸、那个约定好要送他去北京进修的爸爸再也回不来了,他也即将迎来人生中第一个没有父亲的父亲节。

  记者手记

  愿逝者安息,生者奋然。

  在法治建设的路旁,应有属于李震这样的英雄的纪念碑。纵然牺牲者的事迹少人知晓,在挚爱和责任、光荣和奉献的花环掩映中,他们与公平正义永世长存。

  从司法改革到执行攻坚,每位法官的人生都映射出司法不同的时代主题。

  李震走了,但他热爱审判岗位、尊崇法官职业、坚守使命、敬业如初的精神却永远留在了我们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