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辽宁长安网
主办:中共辽宁省委政法委员会    承办:辽宁法制报

爱我所爱 大美新疆——专访新疆风光摄影家沈久泉

来源:辽宁法制报 | 作者:《南方法治报》记者 李晓东 | 发布时间: 2020-11-12 09:31

  为贯彻“依法治疆、团结稳疆、文化润疆、富民兴疆、长期建疆”的治疆方略,让大美新疆走进南粤大地,促进粤新两地的文化交流,前不久,广东公安文联在广东省公安厅党委、政治部的大力支持下,举办了沈久泉个人摄影展“大美新疆”。

  从广袤的塔里木盆地到高耸的阿尔泰山,从雄壮的帕米尔高原到富饶的吐鲁番盆地,处处留下沈久泉雕琢光与影的足迹,在他的镜头下,茫茫无际的沙漠、浩瀚无垠的戈壁、绵延千里的群山、生机盎然的绿洲——一帧帧,一幅幅,每张照片都充满了灵性,闪耀着大美无言的神韵。在“大美新疆”摄影展开办之际,记者与这名来自新疆大地的赤子对话,一边领略大美新疆别具一格的山川之美、大地之美,一边聆听照片背后一个个动人的新疆故事……

81

  沈久泉,汉族,1957年出生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克拉玛依市独山子区,祖籍四川。新疆摄影家协会常务理事,克拉玛依市摄影家协会副主席,独山子摄影家协会主席,中国石油摄影家协会会员,新疆新闻摄影家协会会员,新疆摄影家协会野马摄影艺术研究会会员。1973年开始接触摄影,1974年参加工作,1990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一分校广告摄影专业。先后在《独山子石化报》、独山子电视台担任摄影记者,现任新疆泥火山广告有限公司总经理。

  一人一车 “暴走”新疆30多年

  1957年,沈久泉出生在新疆独山子,对于脚下的这片热土,他爱得浓烈。

  连接新疆乌鲁木齐市和乌苏市巴音沟的101省道全程300余公里,近年来被驴友广泛关注,更被誉为天山地理画廊。雪后的101省道蜿蜒曲折,像一条白色的巨龙横卧山间,近看,路边布满一簇簇毛绒绒的、像雾凇般的白色野草,远方大雾弥漫山间,透露着一种神秘的朦胧美。

  为了拍101省道,沈久泉一个人在零下30摄氏度的天气里走了9天。

  30多年间,沈久泉跑了这条路300余趟,101省道的春夏秋冬,包括周边水文环境都非常熟悉。位于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的艾比湖是新疆第一大咸水湖,10多年前,由于气候问题导致湖水干涸,湖面逐年萎缩,周边生态环境急剧恶化。一系列的负面影响向当地政府和人们敲响了警钟,政府决定把赛里木湖和天山的水引进去,现在环境改善了很多。“现在生态特别好,水鸟非常多,很美!到开春的时候,每隔三五天就有不同的鸟类飞过。现在发展经济养了螃蟹,野生放养的螃蟹里面有很多蟹黄。”沈久泉兴奋地说。

82

拍摄地点:新疆伊犁哈萨克自治州特克斯县(八卦城)

83

拍摄地点:新疆101省道

  一路艰辛 只为记录最独特的美

  在欣赏一张张壮美秀丽的风景照片时,沈久泉回忆起拍摄时由于艰难气候带来的一系列困难。

  2018年9月,沈久泉想赶在入冬前拍天山的“雪蘑菇”。“当时想着一定要拍到‘雪蘑菇’,就带着7人队伍上山了。”他们雇请了当地的骆驼队运送行李,花了9个小时到天山博格达峰1号大本营。“我跟骆驼队说,要他们第10天来接我们下山,但是足足等了10天都没下大雪。”沈久泉回忆,“当时,一个维吾尔族小伙子拿了他的相机给我看,问我这个地方可不可以拍。我一看挺壮观的,但是由于时间问题光线不对,考虑了两天,我决定和小伙子一起去重拍。”

  “脚底下都是冰川、冰舌,一路走来实在是太艰难了。我们拿绳子绑着对方,两人相距5—6米远,万一其中一个人掉下去的话,绳子还能把他拖上来。”历经3个半小时的路程,沈久泉和维吾尔族小伙子到达海拔约为3500米的顶峰博格达峰,又坐在那儿等了两个小时到日落时分,终于拍到了绝美的“蘑菇大石头”。

84

拍摄地点:新疆阜康市境内天山博格达峰

85

拍摄地点:新疆克拉玛依市独山子区

  拍尽“冰与火” 让更多人知道新疆

  一年365天里,沈久泉有200多天在路上,平均每年跑十来趟。新疆地域辽阔,面积占国土的六分之一,为了拍照片跑几百公里是常事。

  在塔克拉玛干沙漠基本上很少下雪或下雨,夏天风沙很大,到了秋天以后,塔里木河周边胡杨林一片金色。金黄翠绿的胡杨好拍,但是多年以前,雪白的胡杨却十分罕见。“我去过上百趟,始终拍不到雾凇。”沈久泉告诉在南疆的朋友,什么时候下雪了就给他打电话。等了11年,沈久泉等来了机会。拍摄当天16时许,沈久泉一接到电话就赶紧准备出发。驱车1400余公里,26个小时,中途只休息了几个小时,他拍到了沙漠中的“冰雪精灵”。

  通过沈久泉的镜头,新疆的许多风光逐渐为人所知,甚至成为“网红”景点。“我经常会给参观我照片的人讲述每一张照片的拍摄背景和故事,就是为了宣传我们大美新疆。”沈久泉说,“希望通过我的作品,带领大家发现新疆的美,把新疆介绍给更多的人。”